吳曉波:他發現了“看不見的手”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6-10 19:42:04
瀏覽次數 77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 吳曉波

  就如同那個時代的所有著作一樣,《國富論》並不是一本體係嚴謹的論著,它充滿了經驗主義的氣質,很多論述明顯帶有啟蒙意味,但它確乎覆蓋了所有的經濟學基礎性命題。“它在為某一學派的理論提供依據的同時,又為其反對派提供了同樣有力的說明”。

吳曉波:他發現了“看不見的手”

  亞當·斯密出生的那年,1723年,是大清雍正皇帝登基的元年,帝國在4月推行攤丁入畝政策,是華夏賦役製度的一次重要改革措施。到冬季,雍正帝下令把全國各地的傳教士一律驅逐出國,大小教堂要麽拆毀,要麽改為病院,一個與世界潮流無關的、獨斷而農耕繁榮的時代開始了。

  在歐洲,以“理性”為旗幟的啟蒙運動正進入如火如荼的時刻,人們開始追求各種形式的自由——免於專斷權力的自由、言論的自由、貿易的自由以及審美反應的自由。用康德的話說,人類第一次宣稱自己要成為一個獨立的、負責任的存在。

  01

  亞當·斯密是一個遺腹子,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他出生在蘇格蘭法夫郡(County Fife)的寇克卡迪(Kirkcaldy),終身未婚,個性靦腆、言辭刻薄而思維縝密。 他未滿15歲進入格拉斯哥大學讀書,18歲就讀於牛津大學,28歲被聘任為正教授。36歲時,斯密出版第一本著作,便在歐洲贏得了巨大的聲望。

  他生在一個大時代的轉折時刻。在1753年,也就是亞當·斯密三十歲的時候,英格蘭仍然是一個穀物淨出口國,其生機勃勃的商業和原始工業經濟中應用的仍然是前現代的技術,而到亞當·斯密去世的1790年,在他生命的最後十年——1780年代出現了三個重大的技術創新:瓦特改良了蒸汽機、出現了生產棉織品的機器和工廠,以及科特發明了焦炭冶煉法。

  實際上,正是這三大創新定義了第一次工業革命的到來。

  “騎士時代已經過去了,繼之而來的是詭辯家、經濟學家和計算器的時代;歐洲的輝煌永遠成為曆史。”這是英國哲學家和政治學家埃德蒙·伯克在1790年對於歐洲未來的預言,而亞當·斯密的一生正是此言的最好注腳。

吳曉波:他發現了“看不見的手”

  不過,正如羅斯托在《經濟增長理論史》中所斷言的,“亞當·斯密並沒有意識到工業革命的到來”。

  但是,這位蘇格蘭稅務官之子的偉大之處就在於,他在曆史的軌道快速轉切的間歇,如先知般地提出了全新的財富主張,重構了人們對經濟行為的認知,從而在實際的意義上創造了現代經濟學這一門專業學科。 

  02

  《國富論》出版於1776年,也是在這一年,美國人發表了《獨立宣言》。這也許是一個巧合,卻如同兩把手術刀,在舊時代的身上剖出了一個新生兒。 

  在亞當·斯密出現之前,經濟學是作為一門子學科依附於哲學或倫理學的體係之內。管理學則是在1940年代之後,才由彼得·德魯克等人將之細分為獨立的學科。斯密本人就是格拉斯哥大學的道德哲學教授,“看不見的手”的概念的提出,首先出現在他的另外一本重要著作《道德情操論》,而不是《國富論》,時間要再早十七年。 

  在他去世一百年後,另一位經濟學巨人阿爾弗雷德·馬歇爾在《經濟學原理》中寫道:“斯密是頭一個就其社會各個主要方麵論述財富的人,單憑這個理由,他也許有權被視作現代經濟學的奠基者。” 

吳曉波:他發現了“看不見的手”

  在亞當·斯密的時代,重商主義和重農主義仍然統治著人們的思維,前者認為大量儲備貴金屬是經濟成功所不可或缺的基礎,後者則把財富的全部秘密都托付給土地。

  亞當·斯密第一次定義了生產的三大要素:勞動、土地和資本。在他看來,是資本而不是其他——帶來了市場,進而促進了勞動分工的擴展,資本的投入導致市場擴張,而後者反過來也帶來更多的利潤和投資,所謂的“資本主義”便是從這個定義延展出來的概念。 

  在經濟行為的動力研究上,亞當·斯密提出了一個石破天驚般的論斷。他認為,在經濟生活中,一切行為的原動力不是來自於同情心或利他主義,而是利己之心,是每一個人改善生活條件的欲望。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