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如何上好信息技術“融合課”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6-03 16:29:57
瀏覽次數 152

一塊屏,可以改變什麽?

它讓清華大學外國語言文學係副教授楊芳教育扶貧的腳步走得更遠。曾經,她做夢都想不到自己能給1000多個貧困縣的教師上課,現在,她需要做的,隻是打開電腦。

早在2013年,教育部就啟動實施了全國中小學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提升工程,建立了中小學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標準體係,建設了兩期課程資源。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變革對教師信息素養提出了新要求,標準也隨之改變——4月2日,教育部官網發布《關於實施全國中小學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提升工程2.0的意見》,提出到2022年,構建以校為本、基於課堂、應用驅動、注重創新、精準測評的教師信息素養發展新機製,並提出了每人5年不少於50學時,其中實踐應用學時不少於50%等具體要求。

這被視作是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新國標”。“相比於‘1.0’,此次意見將培訓對象從一線教師轉向中小學校和關鍵人群,培訓模式從自主選學、混合式研修到實踐能力導向的學習,更注重課堂實效。”華東師範大學開放教育學院常務副院長閆寒冰如此評點。

痛點:重教師個體學習、輕學校整體應用

問診:整校推進,校長變身首席信息官

能力提升工程實施以來,類似上述改變時時在發生。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該工程共培訓全國中小學教師1000餘萬名,基本實現了全員培訓。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工程實施中也暴露出不少短板。

“老師想要掌握信息時代的科學技能,一是要有足夠的信息素養,在教育教學環境中需要用到的裝備能熟練操作,用技術手段為自己的教學提供準備;二是要在教育教學環境中用好這種技能,在課堂中對學生要能夠用信息化裝備教好學生,在日常教學、教研活動中會用這些裝備去溝通。”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司長任友群表示。

但在實際中,閆寒冰卻看到很多學與用未能緊密結合的情況:“能力提升工程實施以來,教育主管部門開發了龐大的培訓課程庫,但以往培訓主要更關注教師個人能力提升,老師們一般感興趣什麽就選什麽。比如老師對微課程感興趣,就學了,可學校並不具備推進翻轉課堂的條件,根本用不上,時間一長就又忘了。”

記者了解到,針對以上弊端,此次能力提升工程2.0更注重整校推進,聚焦課堂實效。

意見要求,由校領導擔任學校首席信息官(CIO),組建由校長領銜、學校相關管理人員構成的學校信息化管理團隊。針對這個團隊,將開展係統指導與培訓,形成學校信息化發展規劃,推進數字校園、智慧學校建設,探索教育、教學、教研、管理、評價等領域的創新發展,並由此確定相應的信息化教學校本研修主題及教師培訓計劃。

“真正做到圍繞學科課程標準、專業教學標準,推進相關教學設備和學科軟件應用,開展教學案例研討、課堂實錄分析等信息化教學校本研修。推動教師應用網絡學習空間、教師工作坊、研修社區等,利用線上資源,結合線下研討,打造‘技術創新課堂’,提高應用信息技術進行學情分析、教學設計、學法指導和學業評價等的能力,破解教育教學重難點問題,滿足學生個性化發展需求,助力學校教學創新。”教育部教師工作司相關負責人表示。

痛點:不願學、學了用不上,鄉村教師應用能力弱

問診:定向幫扶,開展針對性、陪伴式培訓

工作10年來,山西省鄉村教師劉璐參加過好幾次信息技術培訓:“每次都是派我去,學校很多老教師根本不來,說反正要退休了,學也學不會。”

在采訪中,記者發現,盡管在不少鄉村學校,教育信息化軟硬件配置已經明顯改善,但很多老師還是習慣於“一支粉筆一張嘴”來上課。

“從以往的培訓內容和形式上,對鄉村教師來說針對性還不夠。有時集中培訓一段時間,可真碰到教學問題找不到人詢問,積極性就會下降。”有專家表示。

記者注意到,針對這一短板,能力提升工程2.0將通過實施創新培訓平台“三區三州”對口幫扶項目、推進中西部地區“雙師教學”模式培訓改革等2項措施,定向幫扶鄉村教師提高專業水平與信息技術應用能力。

在對口幫扶項目中,教育部將遴選建設一批能力提升工程創新培訓平台,針對“三區三州”為代表的深度貧困地區,采用與中小學校“牽手”合作的模式,根據當地教育信息化發展現狀及“牽手”合作學校實際情況,結合不同學科(領域)、不同能力起點的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提升需求製訂培訓規劃,分類幫扶,打造中小學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培訓示範校。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