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瑄璞最新長篇《日近長安遠》書寫女性在巨變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7-18 10:43:31
瀏覽次數 159

“她們的天空——周瑄璞《日近長安遠》新書發布會”在京舉行(攝影:羅曉光)

“她們的天空——周瑄璞《日近長安遠》新書發布會”在京舉行(攝影:羅曉光)

  7月13日,由SKP RENDEZ-VOUS、鳳凰網文化、一點資訊、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聯合主辦的“她們的天空——周瑄璞《日近長安遠》新書發布會”在SKP RENDEZ-VOUS舉行,著名評論家賀紹俊、張莉以及本書作者周瑄璞與各界讀者分享了《日近長安遠》的閱讀感受,並就“她們的天空”這一話題進行了深入的討論。本活動由青年評論家季亞婭主持。

  周瑄璞,著有長篇小說《夏日殘夢》《我的黑夜比白天多》《疑似愛情》《多灣》,中短篇小說集《曼琴的四月》《驪歌》《故障》《房東》。在《人民文學》《十月》《作家》等雜誌發表中短篇小說。多篇小說被轉載和收入各類年度選本,進入年度小說排行榜。獲第三屆中國女性文學獎,《多灣》入圍花地文學榜。

周瑄璞:寫作這本書,好像是我自己又成長了一回(攝影:羅曉光)

周瑄璞:寫作這本書,好像是我自己又成長了一回(攝影:羅曉光)

  《日近長安遠》是部分當代女性命運的真實寫照,也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社會風貌的側麵描摹。改革開放創造了偉大業績,也造就了一大批英雄豪傑,但是,周瑄璞書中所寫的兩個人物卻是改革大潮中最普通的小人物。小人物的命運也許更離不開對改革開放這一大的時代潮流的依賴,羅錦衣和甄寶珠,她們談不上是什麽成功人士,但她們人生每一步的改變幾乎都是緊追著改革開放的節拍而實現的。著名評論家李敬澤這樣評價:“這小說的好處不僅在熱鬧繁華,熱鬧繁華無數人寫過,它的好處和難處是,熱鬧還能收起來、兜得住,還能存得住平靜淡遠。”

賀紹俊認為《日近長安遠》的獨特之處在於進入到人物的內心察覺到人物的痛苦(攝影:羅曉光)

賀紹俊認為《日近長安遠》的獨特之處在於進入到人物的內心察覺到人物的痛苦(攝影:羅曉光)

  賀紹俊認為《日近長安遠》的獨特之處在於不是簡單地對於女性選擇進行批判,而是進入到人物的內心察覺到人物的痛苦。“伊人影院的文化語境是不允許女性對自己的一切進行是自由主宰的。伊人影院的社會是這樣的,出了問題,伊人影院隻會認為是女人帶來的問題。但實際上,應該首先追究的是男性。所以,我也就理解了周瑄璞寫羅錦依的一種內在的矛盾。”賀紹俊認為,《日近長安遠》最可貴的就是把伊人影院的這種文化語境對女性的不利呈現出來。

張莉稱讚《日近長安遠》女性寫作的立場(攝影:羅曉光)

張莉稱讚《日近長安遠》女性寫作的立場(攝影:羅曉光)

  《日近長安遠》寫了兩個女人不同的人生,不同的命運,張莉認為,一個純文學作家和一個流行小說家非常大的不同,就是要給女主人公什麽樣的命運。這個小說最好的部分就是一個女性經過30年的折騰突然發現,人生可能還有更多的可能,我覺得這是很有意思的。“我認為這部小說跟通常伊人影院理解的女性小說不一樣,女性成長小說一般是指女性在不破壞即有的價值判斷或者道德的基礎上一路往上走,最後走到巔峰。而《日近長安遠》戳破了黑暗和幻想的東西,這是很了不起的。”張莉稱讚,“所謂的女性寫作也好,女性精神也好,並不是一個女性作家寫了一個女性,她就是女性寫作。也不是說她一定要讚美一個女性,把一個女性寫成非常美好的人物才是女性寫作。女性寫作裏麵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看到女性身上本身的東西,就是黑暗的那些你難以言傳的東西,你要把它寫出來。這個小說寫了被權力支配的女性,但是這個女性又有幡然醒悟的現代性的一麵,這裏麵寫得非常複雜的、而且是切實的女性,你能夠感覺她是活生生、此時此刻的女性們。”

  周瑄璞直言,一開始她隻想寫兩個條件差不多的、起點同樣的女孩,對自己身體的認識不同,對性別的思考和定位不同,她們的人生會有多麽大的差距。可是寫到後來,她發現自己與主人公越來越感同身受。“你的主人公不再受你的控製,他的力量大於你,你隻能觀察他,由著他自己的力量生長。”周瑄璞認為寫作是她自己成長的經曆,因為文學作品是沒有答案的。“文學不是正確,也不是黑白分明,它是混沌的,是曖昧不明的,是說出伊人影院的痛和無奈的,並讓伊人影院展望一下想要抵達的地方。寫作這本書,好像是我自己又成長了一回,我重新思考人性,思考女性,思考生活。”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