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環境下基本公共服務供給方式研究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5-27 16:42:58
瀏覽次數 200

[摘要]完善新時代基本公共服務應著眼於製度完善、資源布局、體係建設、便民利民、智能服務能力提升、供給方式多元化,通過基本公共服務與新技術的融合,構建網絡環境下的基本公共服務供需平台,實現基本公共服務智能化和智慧化,使居民更加便捷、智能、公平地獲得基本公共服務,在更高層次上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本公共服務供需平台是基於移動互聯網、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精算以及政府流程再造的基本公共服務的供需匹配平台,它強調數據互聯和數據在線,使需求側用戶、供給側供給者通過該平台建立起“服務眾籌”“服務互評”“協同治理”的互動機製,實現分布式、點對點的數據治理和服務匹配,實現基於大數據和雲計算的基本公共服務生產、供給、交換、消費的優化。

[關鍵詞]網絡環境;基本公共服務;供給方式

[中圖分類號] C916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6-6470(2019)01-0048-08

[作者簡介]丁元竹,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生態文明教研部教授

引言

網絡環境的含義有二層,一是互聯網已經滲透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麵麵,給經濟、貿易、社會、文化帶來巨大變化,社會變遷程度前所未有。平台經濟在成為新經濟引領者的同時,也在改變著政府治理和社會發展方式。未來,個人和家庭擁有的物聯設施會大大增加,傳感器和物聯網或快或慢地把世界互聯。二是大數據的廣泛應用,“當幾十億台設備進行連接時,必然會產生前所未有的大量新數據”①。隨著各種終端設備的增加,移動和非移動的終端設備,產生的數據會越來越多。

互聯網和大數據足以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生產方式,改變原有的人類學意義上的文化。完善新時代基本公共服務應著眼於製度完善、資源布局、體係建設、便民利民、智能服務能力提升、供給方式多元化。為此,必須堅持體製改革和技術融合的原則,在加快體製改革的同時,通過基本公共服務與新技術的融合,構建網絡環境下的基本公共服務供需平台,實現基本公共服務智能化和智慧化,使居民更加便捷、智能、公平地獲得基本公共服務,在更高層次上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

一、網絡環境下的基本公共服務理論述評

(一)網絡環境下的基本公共服務的特性變異:重新認識基本公共服務的外部性與私人服務的外部性

按照傳統公共管理理論,由於基本公共服務的外部性,安排基本公共服務是政府的基本職責與職能,政府是基本公共服務製度的安排者,具體的基本公共服務供給可以通過公共生產、私人生產、混合生產等多種方式來完成,這樣既可以降低服務成本,又能提升服務效率。

但是,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拓展和分享經濟的出現,許多大型私人企業,諸如穀歌、百度、騰訊、新浪微博、滴滴出行、摩拜單車等都在提供無需付費或是少量付費的服務。就用戶的獲得方式和便利性來說,從這些企業獲得服務的方式已與傳統的基本公共服務沒有什麽區別。基本公共服務的外部性與私人服務的外部性、定價模式與供給方式正在發生深刻變化。基本公共服務供給層麵正在通過構建在線的公共服務供需平台,推動各類供給主體參與平台上的基本公共服務供給項目的競標,探索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政府與社會組織合作、政府與個人互動的新模式,逐步成就基本公共服務供給方式多元化、智能化、平台化的新格局。未來,實現基本公共服務供需兩端的精準匹配不但是可能的,而且可行。信息技術的廣泛應用必將打破傳統工業社會的需求與模式——打破標準定製,實現私人定製;打破傳統意義上的純私人物品和公共物品的界限。這樣,網絡環境下的知識產權、共享經濟、線上線下社會等將是需要深入研究的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

第一,數字時代的公共服務完全不同於工業社會時代的公共服務。數字化的基礎是互聯網和互聯網終端的鏈接,換句話說,互聯網把具有延伸個人感知能力的移動終端設備鏈接起來,帶來了人與人之間社會關係模式和社會結構的深刻變革。從發達國家和中國當前數字企業發展的現實狀況來看,與傳統的標準化大生產並行的是零工經濟。零工經濟不僅挑戰傳統的商業模式,也給基本公共服務供給模式改革和社會保障製度創新帶來新的選擇。據統計,美國“整個零工經濟中有4400萬獨立工作者。另有2900萬人考慮在近期成為獨立工作者。讓皮尤的研究人員有些好奇的是,這一超過7000萬人的群體代表的是21%的美國經濟”②。零工經濟的另外一個含義是生產的私人性和服務的私人定製。網絡環境下可以實現個性化的公共服務需求,這在工業化時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