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軟科技遭突擊入股,隱瞞主要客戶信息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6-13 11:09:36
瀏覽次數 167

  【環球網 記者 陳超 田剛】虹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盈利模式是將其視覺人工智能算法技術與客戶特定設備深度整合,通過合約的方式授權給客戶,允許客戶將相關算法軟件或軟件包裝載在約定型號的智能設備上使用,以此收取技術和軟件使用授權費用。

  該公司致力於視覺人工智能技術的研發和應用,在全球範圍內為智能手機、智能汽車、物聯網(IoT)等智能設備提供一站式視覺人工智能解決方案,在手機領域的下遊客戶,囊括了除蘋果外的全部領先廠商,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視覺算法供應商。

  根據公開數據顯示,虹軟科技2017年和2018年的營收同比增速分別為32.54%和32.42%,歸母淨利潤同比增速分別為7.43%和103.07%。相比財務數據,在虹軟科技申報上市前引入的眾多投資機構,及背後的資本版圖更加值得關注。

  根據招股書第74頁前後披露,2017年9月虹軟有限引入華泰新產業、華泰瑞麟、江蘇潤和、南京瑞森、西藏泰亞、寧波攀越、舟山瑞聯等機構增資,其中華泰新產業、華泰瑞麟都是由“華泰紫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直接或間接作為執行事務合夥人的私募股權基金,而“華泰紫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則是華泰證券的全資子公司,且是虹軟科技本次上市聯席保薦機構華泰聯合證券的關聯方。

  在前述同一批次入股虹軟科技的機構當中,江蘇潤和是由上市公司潤和軟件董事長周紅衛作為主要受益人的投資機構。據公開資料顯示,江蘇潤和自2012年IPO以及上市後多次再融資,保薦機構和主承銷商均是中信證券(虹軟科技本次上市的聯席主承銷商之一);而潤和軟件在2016年5月實施的定向增發再融資,主承銷商則變更為華泰聯合證券。

  前述同一批次入股虹軟科技的機構當中,西藏泰亞的主要受益人為愷英網絡副總裁林詩奕,愷英網絡在2015年實施資產重組時的主承銷商同樣為華泰聯合證券。

  還不僅如此,由華泰證券間接擔任執行事務合夥人的華泰新產業,其受益人中還包括愷英網絡原副總經理林祥炎、萬昌科技(002581,華泰聯合保薦上市)副董事長於秀媛、伊利股份(華泰聯合證券擔任2012年再融資主承銷商);華泰瑞麟受益人中還包括通鼎互聯(華泰證券2010年保薦上市)、海瀾集團(華泰聯合證券2013年擔任海瀾之家借殼上市財務顧問)、華孚時尚(華泰證券保薦上市、華泰聯合證券承銷兩次再融資)等。

  上述信息令人懷疑,虹軟科技吸引外部入股與保薦機構是否存在利益關係?虹軟科技申報上市前的股權,是否成為主承銷商用於變相商業賄賂的“唐僧肉”?上述股東之間是否存在股份代持關係?針對上述敏感問題,虹軟科技並未回複環球網記者的采訪。

  此外,根據招股書第174頁披露的信息,虹軟科技並未詳細披露前五大客戶各自的銷售額及銷售占比,同時也未披露前五大供應商各自的采購額及采購占比。

  耐人尋味的是,虹軟科技在2016年對樂視銷售金額較高、銷售占比較大;同時虹軟科技回複上交所問詢函內容,虹軟科技對三星的銷售比重較大,而伴隨著三星深圳、天津等地工廠相繼關閉,比特幣價格調節,是否會影響到虹軟科技的銷售穩定性也同樣令投資者擔憂。在此背景下,虹軟科技在招股書中並未詳細披露前五大客戶信息,令人懷疑該公司的真實動機。

  另據招股書第176頁披露,虹軟科技在2018年向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為2424.29 萬元,占同年采購總額的比重為28.75%,由此計算公司2018年采購總額為8432.31萬元;與此同時,現金流量表中的“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科目實際支出金額僅為3748.1萬元,遠遠低於同年采購總額。在此基礎上,應付賬款科目餘額在2018年還同比減少了兩千萬元以上,這並不符合正常的會計核算邏輯。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