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質資源是一種可再生資源加快發展生物質煉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5-29 09:30:50
瀏覽次數 81

在河北省行唐縣隻裏鄉北高裏村,每年麥收後,都有專人到田間地頭負責打包秸稈,同時每畝廢棄麥秸給到農民5~10元錢的收購費。這些麥秸由撿拾打捆機“吞下”壓實再打捆“吐出”,隨後由抓包機裝到運輸車上,最後被銷往電廠作為發電燃料進行二次利用。麥秸就這樣搖身一變從令人厭棄的垃圾變成了“香餑餑”。

生物質資源是一種可再生資源加快發展生物質煉

通過對廢棄麥秸的再利用,不僅田間地壟整齊了,大秋作物管理方便了,最重要的是,農村的環境變美了,農民的收入增加了。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局長張建龍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表示,要大力發展農林生物質能源,維護國家能源安全。“必須把發展生物質能源作為重要戰略,把農林廢棄物轉化為生物質油是其中的重要內容,能夠使生物質組成中的纖維素、半纖維素和木質素得到增值增效利用。”

農林廢棄物可利用資源十分豐富

安徽省農業科學院副院長趙皖平認為,生物質資源是一種可再生資源,加快發展生物質煉製技術及衍生產業,能夠成為推動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一個重要抓手。

農林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已成為城鄉環境保護及治理的重大任務,隨著我國農業生產規模的擴大,中國已成為世界最大的有機廢棄物生產國之一。來自2018中國農林廢棄物綜合利用產業化研討會上的數據顯示,全國每年產生畜禽糞汙38億噸,產生秸稈近10億噸、可收集量近9億噸,每年森林采伐、木材加工等林業廢棄物約1.4億噸,林木修枝等產生的林業廢棄物1億噸,這些資源的可利用率在50%以上,是發展生物質能源的重要資源。

“我國農業廢棄物可利用的資源量相當於4.25億頓標準煤,這是一個為變廢為寶、促進農民增收的好途徑。”中國工程院院士曹湘洪曾在公開場合呼籲,比特幣應用對貨幣政策的影響,這不僅有利於保護農民的利益,還有利於減少糧食儲存企業的負擔,同時減少對進口石油的依賴。

北高裏村的麥秸再利用,正是農林廢棄物這片巨大“藍海”中的一個典型案例。據介紹,2018年,行唐縣引進了生物質發電項目,以3萬畝麥秸為試點,這些麥秸所產生的熱量相當於3000噸燃煤的熱量,公司正常運行後將年消耗30萬噸農林廢棄物,年發電量達3億度。

今年1月,工信部和國家發展改革委聯合印發的《關於推進大宗固體廢棄物綜合利用產業集聚發展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我國將建設50個大宗固體廢棄物綜合利用基地、50個工業資源綜合利用基地,基地廢棄物綜合利用率達到75%以上,形成多途徑、高附加值的綜合利用發展新格局。

變廢為寶助力生態宜居

東北地區每年產生超過1億噸的秸稈,由於缺乏加工轉化渠道,農民被迫露天焚燒,導致該區域階段性空氣汙染。遼寧省大連市某社區第一書記在接受中國經濟導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伊人影院村沒有統一的垃圾處理點,不管是生活垃圾,還是田間廢棄物,農民都是路邊隨意丟棄或焚燒,這帶來了很大的環境汙染問題。”

而在湖南,當地統一進行垃圾焚燒發電的做法,或許可以借鑒——在湖南長沙市區北邊的一個山坳裏,每天約有200輛綠色塗裝的密閉式垃圾轉運車,將數千噸垃圾送入這裏的焚燒發電廠,進行集中處理。把垃圾再利用成電能,不僅提高了效率,還帶來了環境的整潔。

中國經濟導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湖南省類似這樣的垃圾處理站已有10個,日處理能力達1.2萬噸。8個在建的垃圾焚燒發電項目正在推進,計劃投資48億元,設計日處理能力8550噸,這些項目投產後,湖南全省生活垃圾處理焚燒占比將超過50%。

實際上,在國際上,農林生物質能源已經得到了廣泛發展,成長為重要的替代能源。如美國製定了能源農場發展計劃,瑞典生物質能源占全國能源消耗的1/4,並首個提出到2020年告別石油,利用纖維素生產的燃料乙醇全部替代石油。

新產業可充分帶動就業

除顯著的環保效益外,通過再利用農林廢物發展生物質能,實現規模化示範生產,還可以全力推進貧困縣市及農村的產業扶貧工作,把“增收支柱”築起來。

來自行唐縣的數據顯示,通過麥秸燃料發電,可以在全縣建立起收集、加工、運輸秸稈供應全新產業鏈,帶動全縣1000人就業,可為全縣農民直接增收900多萬元。

不僅是華北,東北也在行動。2017年2月,東北區域玉米秸稈綜合利用協同創新聯盟成立,聯盟理事長、吉林省農業科學院院長吳興宏表示,聯盟將以玉米秸稈高效利用,促進農業可持續發展,實現農業增效、農民增收為總目標,用3~5年時間,在東北地區基本形成布局合理、還田為主、多元利用的玉米秸稈綜合利用格局。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