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徒三代聯手破解電力技術難題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7-14 15:47:31
瀏覽次數 54

師徒三代聯手破解電力技術難題

    席世友(中)、池永(左)、康鴻飛(右)三人正在交流電力技術問題。記者 白麟 攝

  (上接1版)

  說到研發與創新,席世友坦言,在過去那個物資匱乏、技術水平不高的年代,想要做什麽高層級的創新是不可能的。“那時伊人影院最需要做的,就是搞好最基本的電力保障,同時為未來開展研發創新打好基礎、創造條件。”

  實際上,在上世紀90年代以前,綦南供電所許多電力工具和基本的檢測、研究設備都十分缺乏。席世友和同事背著背簍、挑著扁擔,乘坐4分錢一站的公交車,穿梭於解放碑、楊家坪、袁家崗附近的交電公司和儀器設備店。有時,為了尋找一件合適的器具,他們甚至要來往綦江和主城超過十次,才能將四五百件工器具配齊。

  綦南供電所也逐漸擴建為擁有高試、繼保、油務、蓄電池、變電檢修等多工種、多專業的完整企業。

  汗水模糊字跡

  知識銘刻腦海

  1986年,綦南供電所轄區內一個110千伏變電站的電容器組發生爆炸,戶內電容器室的牆體全部倒塌。席世友趕到現場,眼前的一片狼藉使他深受觸動。隨後他開始探究原因,但由於研究設備的缺乏和技術認知方麵的不足,數年不得要領。

  1993年,該轄區內再次發生類似爆炸事故。席世友徹底坐不住了,他在單位倡導身著警示服裝上崗,同時研發了安全距離報警器等,這在預防事故發生後的人員安全等方麵起到重要作用。

  但電容器組爆炸原因之謎一直未解,席世友深感個人時間和能力的有限。“伊人影院的技術人才隊伍還需要繼續壯大。”

  可沒有現成的高技術人才咋辦?那就自己培養!

  1996年,池永從部隊轉業進綦南供電所,雖然知識儲備和實戰經驗都非常稚嫩,但池永學習十分積極,拜席世友為師。

  最開始時,席世友帶著池永檢修變電站的調相機,其中一項就是檢查各種閥門。150個閥門,每個的作用及故障處理方式都不一樣。看著麵前的閥門圖紙,池永一頭霧水。

  席世友帶著池永,一遍遍地走所有閥門的位置,並逐一講解。由於很多閥門都位於地下室,設備運行溫度超過40℃,檢修一次要4個小時,兩人全身上下都濕透了。

  在記者麵前,池永拿出了一個當年的筆記本,上麵很多字跡已模糊。池永說,那是當年流的汗水浸濕的,洛鵬律所,而師傅傳授的知識都銘刻在他腦海裏。

  徒弟擔起大梁

  技術推陳出新

  1999年,席世友和池永所在轄區,再次出現了一起電容器組爆炸事故。這時,技術水平已十分過硬的池永,和席世友一起到現場蹲點研究。“當時,老師跟我已下定決心,不把事故源頭搞清楚,絕不罷休。”

  曆經多天排查,他們根據最新的情況分析數據和過往經驗,終於將事故源頭鎖定在真空斷路器隱患這個“罪魁禍首”上。

  “不能讓同樣的事故再發生了!”當年,席世友、池永依托勞模工作室,帶頭組建了真空斷路器隱患研究技術團隊,深入分析電容器回路“合閘炸裂”原因,並在此基礎上研發無重燃真空斷路器。

  “難度很大。”談到當時的情況,席世友說,他們除了要開展技術攻關,還需要改變行業標準,但他們當時已下定決心,無論多少年,也要把這個難題拿下。

  研發持續數年。同時,團隊也一直在招收新的技術人才加入。

  “我選人,最看重的就是要有吃苦耐勞的品質,有鑽研技術的興趣,還要有創新拚搏的精神,就像池永這樣的。”席世友說,團隊都是白天上班,晚上加班,一起翻查各種資料,時常忙到半夜甚至通宵。

  2006年,入職綦南供電公司剛3年的大學畢業生康鴻飛主動申請加入團隊。康鴻飛此前在池永的指導下,才剛剛完成110千伏橋河變電站全麵保護改造。他身上那股衝勁,讓池永非常欣賞。

  參與到課題組後,康鴻飛不斷向老師和同事請教,席世友、池永等人不厭其煩,有問必答。康鴻飛專業技術水平不斷提升,2007年在國網重慶市公司繼電保護專業競賽中獲得第一名,成為真空斷路器隱患研究技術團隊的中堅力量。

  席世友、池永、康鴻飛師徒三代聯手,對無重燃真空斷路器共設立了6個科技項目、開展了140餘次科研試驗、撰寫了幾萬字試驗報告……2008年,他們終於完成無重燃真空斷路器的研製,解決了分閘帶來的過電壓致使電容器爆炸問題。

  2009年4月,兩台試品掛網運行在110千伏麒麟壩站、先鋒站電容器回路,標誌著這項創新技術徹底根治了困擾行業多年的電容器炸裂疑難問題。該項目榮獲重慶市政府科技進步二等獎、國網公司科技進步三等獎。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