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說:洗牌和轉型,文創企業如何抓住科技風口?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7-16 23:19:01
瀏覽次數 111

  北京南鑼鼓巷一帶,一個環境優雅的文化創意園深藏於古老的胡同裏,園內紅牆綠柳,幽靜古樸,是文人向往的辦公地。其中一座坐北朝南的二層小樓在園內風水最佳,樓外綠蘿爬牆,室內窗明幾亮,但寸土寸金的房租讓很多文創企業望而卻步。

  最近,這座小樓的租客剛剛換了人,原來一家著名的影視工作室因資金壓力剛剛搬走,取而代之的是一家最近得到投資的影視藝考培訓SAAS(企業信息化基礎設施)企業。

  剛搬入園區的SAAS企業創始人感慨,文化產業正在進行洗牌,很多公司會難以為繼。自己以前做的傳統藝術考試類培訓,投資人無人問津,後來與科技應用結合轉型,給B端藝考類企業提供SAAS服務,業務增長的很快,也融到了資。

  陷入“困境”的文創產業,轉型是一種選擇,與科技相結合是一種嚐試。

  1

  文化與科技的“冰火兩重天”

  文娛行業的冷卻,從資本市場上的融資狀況可見一斑。據麻辣娛投(ID:malayutou001)所屬公司新元文智的文化產業投融資大數據係統(文融通)統計,2019年我國文化產業私募股權融資規模在經曆2018年的持續上漲後出現回落,第二季度,發生125起融資事件(較上季度增長0.81%,同比減少41.04%),透露金額的有91起,涉及資金規模65.01億元,環比下降50.07%,同比下滑63.01%。

投資人說:洗牌和轉型,文創企業如何抓住科技風口?

  一季度行業內公司IPO融資金額和企業數量都同比往年下降了50%以上。香港和美國成為了文化傳媒公司IPO的主要選擇,國內資本市場的大門仍然關閉,但海外資本市場的融資額及企業估值,無法和國內相比。

  2018年映客、快手、虎牙等獨角獸公司海外上市後的破發場景仍曆曆在目。

  國內退出渠道不暢,海外上市不賺錢,資本對行業投資的熱度在大幅衰減。另一方麵,傳統文娛產業本身也有點問題。

  頭條、抖音、快手、騰愛優等平台牢牢占據了流量的入口,文娛企業更多是在做內容給“平台”打工。內容型企業缺少爆發的想象力,目前也幾乎沒國內IPO的可能性,資本並不青睞,自身的造血的能力也在衰竭。

  內容從業者普遍反饋,這個領域基本也是拚流量的時代,頭部內容能獲得大的流量,通過內容付費、廣告、電商等形式變現,大量的腰部和尾部公司,靠接一些承製的工作維持運營,要發展起來很難。

投資人說:洗牌和轉型,文創企業如何抓住科技風口?

  資本市場上,一邊是傳統文娛“沉悶”的現狀,但另一邊是泡沫叢生的科技公司。

  7月份即將麵市的科創板、集成電路、半導體、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公司頂著六、七倍市盈率的發行價格,獲得了各路資金的爭搶。

  這裏麵在排隊的也不乏文化傳媒公司,不過他們披著科技“外衣”。

  以算法起家的今日頭條自不必說,主打人工智能結合文娛廣告的影譜科技在申報科創板前剛進行兩輪累計近15億元融資,估值超過120億;另一家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結合傳媒廣告的木瓜移動,雖然在2019年7月8日剛剛以“終止審查”狀態夢斷科創板,但申報材料前的資料顯示,擬融資11.76億,估值近47億。

  擬掛牌的文娛科技企業隻是冰山一角,創業型公司獲得融資的屢見不鮮。2018年應用AI+文娛的極鏈科技獲得超10億融資,估值近百億;主營人工智能及AR/VR混合體驗的邁吉客A+輪獲得盛景網聯母基金數千萬投資,估值超過5億元;多家主打人工智能在影視3D建模、人臉表情捕捉、虛擬偶像、動畫建模引擎、智能廣告的公司在18、19年獲得風險投資。

  科技的熱潮獲得了資本的青睞、文娛+科技企業如火如荼,但二級市場上的同行們卻一片落寞。

  同樣是廣告類公司企業,宣亞傳媒、華揚聯眾、引力傳媒(603598)、華誼嘉信(300071),市值隻有30億上下,和殼股差不多。另外華誼兄弟(300027)、光線傳媒(300251)、慈文傳媒、唐德影視等傳統影視企業,市盈率長期在個位數徘徊。

投資人說:洗牌和轉型,文創企業如何抓住科技風口?

  一位廣告行業的資深從業者在談論現狀時說,科技的風口讓投資人趨之若鶩,但有件科技的外衣並不能替換企業的本質,都是做廣告的,他是AI概念,我沒有,估值就是我的十倍?盈利模式都一樣,業績都差不多,他用了AI的技術就比我值錢好幾倍嗎?!很多公司更多是概念,技術的落地真假難辨。

  2

  真應用與“偽概念”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