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技術讓未來農業大有“錢途”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5-30 02:15:06
瀏覽次數 139


 
數字技術讓未來農業大有“錢途”  
 

數字技術讓未來農業大有“錢途”

與會代表參觀青貯飼料廠   秦誌偉攝

■本報記者 秦誌偉

融資難、融資貴一直困擾著我國實體經濟的發展,特別是“三農”領域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尤為突出,尋求解決之道正成為農村金融創新的一大課題。

日前,記者從農村普惠金融創新實踐助力區域實體經濟發展研討會上獲悉,數字技術是其重要的突破口。“‘農業+金融+科技’三個關鍵元素相疊加,才能解決中國實體經濟的問題。”宜信公司創始人、CEO唐寧介紹道。

在鄉村振興戰略深入推進的背景下,缺資金是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隻有資金到位了,人才才能吸引過來,農民才能持續增收。”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普惠金融促進工作委員會、中國開發性金融促進會普惠金融工作委員會常務副秘書長崔長彬說。

鄉村振興的資金難題

上述研討會是在河北省張家口市沽源縣召開的。崔長彬在會上介紹,鄉村振興需要解決三個關鍵問題,分別是缺資金、缺人才和農民持續增收難。“現代市場經濟條件下,資金是一個核心要素。”

針對鄉村振興要解決的“錢”的問題,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堅持農村金融改革發展的正確方向,健全適合農業農村特點的農村金融體係,推動農村金融機構回歸本源,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更好地滿足鄉村振興多樣化金融需求。

實際上,當前中國經濟並不缺錢,主要原因是資金流向實體經濟渠道並不通暢,尤其“三農”領域,表現在融資門檻高、方式單一、渠道窄,貸款利率高,融資成本高,資金缺口嚴重成為必然。

長期以來,金融供給依賴於傳統金融機構,但其服務農村高成本、高門檻,隻有少量涉農經營主體可以貸到款。

尤其在當前農業“規模化才能創造財富”的情況下,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聯辦財經研究院專家許善達認為,金融等資源如何有效配置是關鍵。

許善達認為,現代中國農業的發展需要重新恢複到規模化生產,而工商資本下鄉(城市資本下農村)才能實現農業生產的規模化。

“需要以 ‘資金+市場,農業+商業’的模式整合農業生產要素,更好地促進中國農業的發展。”許善達說。

中農普惠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周昕發現,雖然國家對農村金融的政策導向是非常好的,出台了大量政策,“但農民依然很難貸到錢”。

正因如此,“更加需要通過技術和數據在農業產業供應鏈上賦能”。周昕表示,數字賦能首先要進行底層能力建設。

同時,也要充分發揮數據作用,基於工具采集和沉澱數據價值的挖掘,驅動整個產業鏈信息的傳播和觸達,比特幣什麽交易市場好,打破原有的信任壁壘,並建立起快速的市場反應機製。

需要數字技術的助力

在過去幾年中,我國相繼發布了一係列相關政策性文件支持普惠金融。特別是2006年1月國務院公布了《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標誌著國家層麵的普惠金融發展戰略的初步形成。

尤其是數字化和科技的蓬勃發展,成為推動普惠金融前進的引擎,從中農普惠的農業科技應用實踐可見一斑。

事實上,實現數字化固然可以快速推動普惠金融目標,但前提必須要有足夠的數字技術力量,不僅要和傳統金融數據、金融技術創新完美結合,更要能采集和處理線上和線下、內部和外部的各類數據,化數據為應用,這樣才能更有效地覆蓋廣泛的農村金融市場和適應多元化的金融需求。

這些年,宜信普惠在實踐中注重數字化,做了很好的示範。

宜信普惠高級副總裁、宜信普惠融資租賃總經理毛芳竹以奶牛租賃為例介紹,從與第一個牧場合作開始,他們就非常準確地記錄每個牧場的數據,再通過數據整合,開發相關模型,利於他們快速決策。

據悉,宜信普惠目前擁有龐大的牧場金融數據庫,利用幾十個維度充分進行生物資產租賃的風險控製工作。在數據積累和收集過程中,迅速開展模式複製和數據共享,更大範圍地覆蓋有需求的地區。

張家口市泓旭生態農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劉棟的一句話讓參觀人員印象深刻。在涉農金融服務方麵,“傳統機構是錦上添花,宜信普惠等新型金融機構是雪中送炭”。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