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翔:數字技術在普惠金融領域的能與不能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5-30 02:11:12
瀏覽次數 140

圖為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戰略研究部負責人肖翔

圖為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戰略研究部負責人肖翔

  新浪財經訊 12月8日消息,以“探索金融與科技融合發展之道”為主題的2018第二屆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今日在京召開,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戰略研究部負責人肖翔出席並發表演講。

  以下為嘉賓發言實錄:

  各位嘉賓,各位朋友:

  大家下午好!非常榮幸有機會在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與大家共同探討數字普惠金融。借今天論壇的機會,結合協會研究團隊的研究成果,我想從商業可持續的角度,匯報一下我關於“數字技術在促進普惠金融發展中的能與不能”這個問題的一些初步思考。

  大家知道,在發展普惠金融初期,理論上存在“福利主義”和“製度主義”之爭。前者強調普惠金融的公益性和社會性,主張通過補貼、稅收優惠等方式覆蓋風險成本。後者將商業可持續性作為發展普惠金融的前提條件。隨著普惠金融模式的不斷探索,各界逐漸達成共識,在適當的政策激勵和引入科技手段的情況下,商業可持續性和成本可負擔性並非不可兼容。比如,2015年12月國務院印發《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指出普惠金融立足機會平等要求和商業可持續原則。2016年9月G20杭州峰會發布《G20數字普惠金融高級原則》,提出數字普惠金融對服務提供商而言要是可持續的。普惠金融商業可持續的經典國際案例之一,就是全球首個實現IPO的微型金融機構——墨西哥康帕圖銀行。受其創立者之一的Michael Chu教授的啟發,我想到運用經典的財務分析工具——杜邦等式,分析數字技術在普惠金融商業可持續性方麵的作用。用財務語言翻譯過來,eos是不是比特幣,商業可持續就是企業能持續盈利,至少是保本微利,也即有正的權益淨利率。在杜邦等式中,權益淨利率(ROE)等於營業淨利率(PM)乘以資產利用率(AU)乘以權益乘數(EM)。下麵我從這個角度談一下初步的結論。

  第一,數字技術應用有助於增加普惠金融業務營業淨利率。營業淨利率是淨利潤和營業收入的比值。在營業收入一定的情況下,通過降低成本才能提升營業淨利率。普惠金融機構運用數字技術,有助於實現管理信息化和業務網絡化、自動化,進一步提升經營規模化,使得服務成本由隨經營規模線性增加變為具有邊際遞減特性,能夠降低普惠金融成本。

  第二,數字技術應用有助於普惠金融機構增加資產利用率。資產利用率是營業收入和總資產的比值,在總資產一定的情況下,擴大收入才能提高資產利用率。數字普惠金融服務不受時空製約,有助於提升獲客能力,更容易擴大服務覆蓋範圍。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應用,還可以更好地實現普惠金融供需兩端的精準化和個性化匹配,能夠改善服務質量,增加服務價值。因此,普惠金融營業收入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

  第三,數字技術應用有助於普惠金融機構改善資產質量。數字技術對於權益乘數的直接影響較小,但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在風險管理中的應用,普惠金融風險管理水平能得到一定程度提升,從而改善普惠金融機構的資產質量。

  綜合來看,成本和收入作為決定權益淨利率的兩項關鍵因素,均可以在數字技術的應用下有所改善,結合數字技術的其他作用,普惠金融因此有機會在商業可持續性方麵步入新階段。但是,數字技術也不是無所不能的,比較典型的有以下幾個方麵的限製。

  第一,數字技術降低成本的作用是有條件和極限的。比如,隻有在業務達到一定規模的情況下,普惠金融成本才能因為邊際成本遞減而降到足夠低的程度。

  第二,數字技術增加收入的作用依賴基礎設施和產品競爭力。由於數字技術對於網絡信息基礎設施的依賴性高,因此數字普惠金融無法在僅依靠數字技術的情況下服務缺少基礎設施的地區,不能將這些地區的人群變為客戶。

  第三,數字技術在改進風險管理和資產質量方麵並非萬能。客觀上,普惠金融業務的風險仍然是相對較高的,數字技術可以提升風險評估和定價的精準性,緩解信息不對稱問題,但無法消除這些風險。同時,因為數字技術應用對數據可得性和質量的高度依賴,風險評估可能存在偏差,甚至可能出現“算法歧視”問題。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