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屆文化遺產保護與數字化國際論壇:數字技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5-29 16:10:38
瀏覽次數 141

  9月13日至14日,由清華大學、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會、國際文化遺產記錄科學委員會主辦,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和北京清城睿現數字科技研究院承辦的第五屆文化遺產保護與數字化國際論壇在清華大學舉辦。論壇以“創憶遺產,數字經濟”為主題,聚焦遺產創意和經濟發展,探討在新時代背景下,如何利用新技術和新創意,拓展文化遺產的展示、闡釋方式,使曆史記憶重回當代,使文化遺產得以有效傳承和傳播,並重塑文化自信。

  讓文化遺產“重生”

  文化遺產是人類共有、共享的精神文化財富,具有稀缺性、脆弱性和不可再生性,如何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文化遺產,近距離感受文化遺產的魅力?數字技術的迅猛發展,讓人們看到了解決這一問題的曙光。

  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會理事、國家文物局文物保護與考古司副司長劉洋告訴記者,中國文化遺產的數字化進程幾乎與國際同步,20世紀80年代末,敦煌研究院率先在國內提出了建設數字敦煌的構想。此後,數字故宮、數字圓明園相繼建成。2016年國家文物局、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五部門聯合印發了《“互聯網+中華文明”三年行動計劃》,公布兩批示範項目,並與國際文化遺產記錄科學委員會合作開展了兩期文化遺產保護與數字化培訓班,標誌著中國“數字技術+文化遺產”邁入了2.0時代。

  論壇上,敦煌研究院、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等的相關負責人帶來了50多個運用數字技術保護文化遺產的成果報告。敦煌研究院敦煌學信息中心副主任夏生平表示,多年前,有著1600多年曆史的敦煌莫高窟麵臨著即將消亡的危險,采用的物理、化學、生物等各種保護方式,都無法阻止莫高窟的衰落,而數字技術的運用,為莫高窟的保存和資源共享提供了非常大的空間。“文物數字化的複原,使數字化信息便於線上、線下的交流,也便於不同受眾使用這些數據,這是文化遺產保護研究和傳承中非常重要的方麵。”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原副院長馬清林進一步指出。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理事長勵小捷以敦煌“數字供養人”項目眾籌為例,認為文化遺產的數字化保護也需要社會力量參與。“該項目在不到兩個月時間裏,有7萬多人參與,募集了39萬元資金,表明社會公眾對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項目形成了認可與共識,為今後文化遺產數字化記錄、數字化展示項目的社會公眾參與提供了實踐和思考方向。”勵小捷說。

  激發更多人保護傳承曆史遺跡

  除了高端的學術研討,國際間合作是本屆論壇的一大特色。記者發現,除了東道主中國外,論壇還增設了希臘、意大利、奧地利和英國4個歐盟國家聯辦的專場活動,集中展示各國最新的數字文化遺產經典案例,涵蓋考古、測繪、建築、博物館、信息管理、數字科技等多個領域。

  世界遺產數字檔案館(CyArk)項目開發部經理伯克斯通表示,他們對烏幹達的蘇比陵墓進行了詳細的數字測繪,建立了宏大的數據庫。“每年都會有10至12個曆史遺跡的相應數據被錄入,遺址數據庫也在不斷完善,期望以數字化的方式,讓烏幹達所有的文物和曆史遺址都能夠得到先進技術的保護。”伯克斯通說,同時,也希望借助虛擬現實等一些沉浸式的體驗,推廣曆史遺跡的曆史意義和價值,讓公眾獲得更好的體驗,激發他們探索、保護和傳承這些曆史文化遺產。

  希臘國立雅典理工大學教授、耶路撒冷聖墓教堂修複項目首席科學督導主管安東尼婭·摩羅潑樓表示,在耶路撒冷聖墓教堂修複中,修複團隊利用3D激光掃描對教堂的現存狀況進行評估,之後開展相應的保護工作,並且在項目推進過程中,利用相關數字技術進行監測和監控,使得修複工作能夠比較科學地開展。“文物修複需要跨學科的合作,這意味著可以取得更多的成效,比如在教堂的修複中,就與地理科學領域的機構合作,由科學團隊提出建議,建築團隊再去執行,往往可以事半功倍。”安東尼婭·摩羅潑樓說。

  “在進行文化遺產數字化記錄時,ioses上的比特幣錢包,還需要有全麵、綜合的視角,了解使用單位對於這些數字化成果如何運用,確保數字化成果有用武之地。”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副主席馬裏奧·桑塔納·坤泰洛說。

  形成新的價值,擁有延續的動力

  與會者表示,利用數字技術對文化遺產進行保護,不僅是對曆史遺跡進行“重現”,更重要的是用新理念、新技術和新形式,使其形成新的價值,以全新的模式迎接新的機遇與發展。這在與論壇同時舉辦的數字遺產主題展會中得到多方麵體現。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