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們,讓內蒙古生物技術挺立於國際前沿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5-28 20:24:21
瀏覽次數 177

  旭日幹院士和後繼者們的科技創新曆程,可以說是內蒙古乃至中國生物技術產業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的一個縮影。在一代代科技工作者的努力下,自治區生物科技取得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目的基因、調控元件、育種材料,研發出一大批新技術、新方法。

  □本報記者  白蓮

  從我國首批“試管綿羊”和“試管牛”誕生,到家畜繁育新技術創新及產品研發開創多個全國第一 ,旭日幹院士和他創建事業的後繼者們,用了不到30年的時間。

  1985年,旭日幹回國後在一窮二白的環境中主持創建內蒙古大學實驗動物研究中心。他帶領團隊艱難邁出自治區生物科技第一步的時候,也許很多人都未曾想到,就是在這樣艱苦卓絕的環境中,誕生了一項項在中國生物技術乃至世界生物技術領域的創新成果。

  邁出征程

  生物技術的開拓者與引路人

  1984年3月9日,世界上首例“試管山羊”順利誕生,轟動了國際學術界。

  “試管山羊”的育成,將國際胚胎工程技術向前大大推進了一步,展現了家畜改良的美好前景,也讓年輕的旭日幹一舉成名,國外許多科研院所向他拋出了橄欖枝。

  然而,旭日幹拒絕了日本的高薪挽留,毅然回國。當時國內雖然貧窮落後,但“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風氣已經形成,知識分子和科研人員受到高度重視。

  “旭老師回國後,自治區科委主任專門到老師的家裏問他有什麽困難,需要解決什麽問題,很支持他的科研工作,並且很快就批了20萬元經費。在當時來講,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內蒙古大學博士生導師、內蒙古賽科星畜牧技術研究院首席科學家李喜和告訴記者。

  當時,旭日幹在學校連辦公室都沒有,政府的資助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20萬元經費主要用於購買設備、藥品、試劑等。後來,自治區計委又為旭日幹撥款40萬元用於籌建實驗室。

  1985年,一個建築麵積約2400多平方米、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生物高科技研究基地——內蒙古大學實驗動物研究中心建成,在國內率先開展了以牛、羊體外受精為中心的家畜生殖生物學及生物技術的研究。

  1986年,旭日幹招收了門下首批研究生,李喜和有幸成為其中之一。“新建的實驗動物研究中心尚未投入使用,入學第一天的任務就是打掃衛生,刮地板上的蠟。”李喜和回憶說,每天定時去屠宰場取牛、羊等牲畜的卵巢用做實驗儲備成了團隊成員的任務之一。資料短缺、知識匱乏、產業落後……科研才剛開始,困難卻接踵而至。

  艱苦的條件下,旭日幹率領他的研究團隊,夜以繼日、通宵達旦地工作,攻克了牛體外受精、綿羊體外受精的關鍵問題。

  1989年,旭日幹帶領團隊成功培育出我國首胎、首批試管綿羊和試管牛,該項成果被評為當年十大科技成果之一,一舉使我國在該領域的研究跨入了世界先進行列,成為繼美國、日本等國家之後擁有該技術的國家。

  當時,國內至少還有5家單位都在全力以赴,爭奪中國首例試管家畜動物的榮譽,而且那幾家單位開展工作要早得多。

  科學研究隻眷顧於那些勤奮、堅持、有頭腦的人,能夠在眾多強有力的競爭者中脫穎而出,體現了旭日幹與他研究團隊的勤奮與堅持、求真與務實、智慧與創新。試管牛、羊的誕生,奠定了內蒙古在我國家畜生殖生物學與繁殖生物技術領域的領先地位。

  試管技術的產業轉化又是一個創舉。牛、羊試管技術成功後,旭日幹又提出了牛、羊“試管胚”工廠化生產和規模化移植的一整套技術路線。利用屠宰牛、羊的卵巢,以優質種公畜的精子進行體外受精,得到大量的胚胎,借助逐漸成熟的胚胎移植技術,加速優良家畜的快速擴繁。

  把體外受精技術與動物常規技術相結合,擴繁優良家畜,快速建立育種核心群。在上世紀90年代,旭日幹做出了大膽的決定,把試管牛和試管羊技術產業化。這在當時的中國是一個創舉。

  當時,康定小水電挖比特幣礦,人們對於生物技術還很陌生,甚至有些抵觸。說服了若幹人,克服了大量困難,旭日幹成立了“旭日生物高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建立了“試管牛”技術產業化基地。

  此外,旭日幹院士又在恩格貝建立了絨山羊種羊場,主要以試管技術生產優質絨山羊。試管牛、試管羊技術成功應用轉化,再次佐證了旭日幹的膽略與謀略。牛、羊的生殖與繁殖研究要為地區畜牧業的發展服務,由此奠定了內蒙古大學哺乳動物生殖生物學與生物技術研究的產學研用的發展方向。

  創新發展

  讓自治區畜牧業由傳統向優勢轉變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