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價格普漲:資本熱度退去後,盈利才是

作者: 伊人影院科技集團 / 時間: 2019-05-28 11:45:42
瀏覽次數 73

在上海市閔行區北吳路一片不起眼的廠房內,四名修車師傅正在緊張修理被損壞的共享單車。不遠處,有兩名運維工人正在拆解報廢車輛,分類整理後零部件被搬運到貨車上,以待返廠再回收。同時還有一名洗車工在用高壓水槍對修理完的車輛進行清洗。

這裏是哈囉出行位於閔行區的倉庫,主要用於故障單車的存放和修理。在這個占地1800平方米的倉庫裏,停放了上千輛故障單車,每位工人每天平均維修80~100輛單車。這些共享單車有的車鎖被剪,有的龍頭斷裂,有的車體變形,更有甚者被“肢解”得七零八碎麵目全非。

這隻是共享單車行業退燒後的一個縮影。定位於“解決城市最後一公裏出行問題”的共享單車,如今卻變成城市治理的一大問題。

共享單車價格普漲:資本熱度退去後,盈利才是

在福州街頭,第三方合作企業工作人員(右)與共享單車企業代表在交流共享單車的停放管理辦法。新華社圖

從瘋狂到冷靜,共享單車仍舊麵臨亂停亂放、車輛破損廢棄、供需不平衡難題,有關單車投放與公共政策之間的矛盾,精細化運營和循環利用的探索,成為共享單車的新議題。

針對共享單車行業新出現的“人沒車騎,車沒人騎”的新情況,包括廣州、成都、南京、廈門、銀川、鄭州在內的城市也在嚐試新的管理模式。

近日,交通運輸部等六部門聯合印發了《交通運輸新業態用戶資金管理辦法(試行)》。《管理辦法》將於6月1日起施行,要求運營企業原則上不收取用戶押金。

“相較於企業分配機製而言,企業退出機製更為重要,鼓勵優秀企業進入,給予運營不好的企業退出機製,有進有退,共享單車才能更好地實現經濟和社會效益。”複旦大學管理學院教授馮天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智能鎖損壞占70%

車輛損壞、小廣告泛濫、車輛調度清運工作量大仍是行業的三大難。

“昨天剛從(上海)青浦拉回來的100輛車子裏,有70輛是車鎖被破壞。”哈囉單車倉庫負責人李立立告訴第一財經。在故障單車入庫區記者發現,智能車鎖是損壞的重災區,鎖芯被剪斷、車鎖上的二維碼被煙頭燙損等極端案例比比皆是,除此之外,車座、腳蹬、車閘線、車鈴都是單車易損部位。

據李立立介紹,工地等封閉場所是單車損壞最為嚴重的區域,因為法律意識淡薄,不少務工人員會利用工具破壞車輛,然後據為己有。除此之外,更有單車屢屢“被消失”,數千輛單車被拉到其他地區,進行私下交易的情況在行業內時有發生。

長期以來,違法黑廣告一直是城市環境治理中的老大難,近兩年,單車黑廣告更是泛濫。據哈囉單車初步統計,每輛單車日均會被張貼約3-4張黑廣告,如不及時清理,短時間內就會覆蓋整個車體。

“最誇張的一輛單車一個部位被貼了11層廣告,運維人員一天要撕掉幾百張廣告,一天要用掉兩大箱24瓶除膠劑。”哈囉單車城市經理樂立資告訴記者。據了解,車身黑廣告類型主要包括駕校招生、收購駕駛證分、貸款等,由於張貼速度快、清理難度大,張貼人員違法成本低、抓捕難度高,該現象屢禁不止。

從現場來看,這些黑廣告的張貼位置主要集中於單車的車架、車把、車座、太陽能電池板、二維碼等顯眼部位。對於運維人員而言,最擔憂的是將廣告貼在車筐前的太陽能電池板上,因為這會影響單車智能鎖供電,進而影響單車的正常使用。

在資本大戰下,共享單車如同“蝗蟲”一般湧入城市的大街小巷,投放量巨大和違規停放也是共享單車一直存在的問題。資本退潮後,單車企業先後倒閉或陷入債務泥潭,有關共享單車保有量和城市市容建設的衝突尤為明顯。

對於一、二線城市而言,共享單車已經進入飽和狀態。根據北京交通委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4月底,在京運營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企業共9家,報備車輛規模達191萬輛。據市級監管平台監測統計,目前活躍車輛占比較低,以今年4月份為例,月平均活躍度不足50%。“人沒車騎”、“車沒人騎”、“車不好騎”的尷尬現象屢屢出現。

共享單車價格普漲:資本熱度退去後,盈利才是

圖片來源:攝圖網

運維攻堅戰

在哈囉出行高級副總裁李卓生看來,當下共享單車主要麵臨三大挑戰。首先是共享單車資產保有量問題,整個行業麵臨結構性挑戰;其次是共享單車如何配合城市市容管理,做好政企之間的良性互動;第三是如何以技術為導向,建立高效精準的運維機製。

聲明:本網所有文章(包括圖片和音視頻資料)係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伊人影院聯係,伊人影院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